究竟谁捉弄?——马小玲生命中的三个男人

时间:12-02-24 23:46 所属栏目:僵约评论 作者:WaitingBar 评论:0 点击: 4,376 次

与其说是三个男人,或者不如说是一个,当然因为他们的扮演者都是尹天照,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有着同一个名字——况天佑!

况天佑——真正的况天佑,却也是整部《我和僵尸有个约会》里最短命的况天佑。

况国华——曾经是一个况天佑的假冒者,却最终变成了唯一的况天佑,整部《我和僵尸有个约会》都是因为他和小玲而存在的。

箭头——或许他会无数遍的想“为什么我不是真正的况天佑”,却也同时会无数遍的说“我不是况天佑,我是箭头”。

一个必然的前生,一个无可更改的今世,一个无法确认的来生,虽然这三个在某种情况下都拥有同一个名字的人未曾相聚在同一个时空下,但故事看到这里,却很想把他们放在一起说一说。

况天佑——一笑风云过

可能很多人对他已经没有太多印象了,因为他只是在《我和僵尸有个约会II》中出场了三集就死掉了,事实上,这个人物不过是为了引出后来的况国华而出现的,但就在这短短的三集里,他告诉我们,他是一个和那个陪伴了马小玲无数艰难险阻、生死磨砺的况天佑多么不同的自己。

真正的况天佑是个乐天、开心、油嘴滑舌、唠唠叨叨,却异常热心的人,像复生后来说的,他追得上潮流、爱笑、和所有的人都快乐相处,没事的时候喜欢逗逗贫嘴,还有点儿八卦杂志之类的,就象我们日常生活中可以见到普通人那样,没有超凡的能力,却有着最最平凡的魅力。和他在一起的珍珍是最快乐的,他们就像那些都市男女一样,你哄我、我哄你,偶尔说说善意的谎言。那个时候的马小玲可能也是最快乐,因为那个时候的她不知道自己会背负怎样的命运,什么末日灭世也离她远得很,就算是日常的工作也都很简单,碰不上那么多法力高强的神神怪怪。

关于这个况天佑和马小玲的故事大概只有海边的那一幕和他发现戒指就在自己家门前的那一幕而已,但海边天佑的笑容是所有《我和僵尸有个约会》里使用“况天佑”这三个字的人中笑得最单纯、最令人平静的一次。关于他们的过去,故事中没有交代,但那应该是像所有都市中的故事一样,没有极端的生生死死,也没有特别的爱恨情仇,鸡毛蒜皮里却有着最简单的动人。

就象马小玲说的,他们根本没有开始过,因为这个况天佑不是她命中注定的宿世情缘,所以她会归还那枚戒指,任由对方不管真情或者做戏地同自己最好的朋友卿卿我我,任由对方用嚣张的语调叫自己“巫婆玲”。这不是什么坏事,因为宿缘本来就无法解释,但有的时候还是禁不住会想,假如在红溪村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假如马灵儿没有许过那样的誓言,是不是小玲会和这个天佑快快乐乐地生活在一起呢?

况天佑受了莱利一掌命在旦夕,但当马小玲出现在自己眼前,他还是笑着和她说“我没事,你先去,我很快就过来。”当小玲的背影远去,他才咳出忍不住的血,他死的时候脸上也是带着微笑的,因为最后留在他眼中的那个背影是他心爱的女子,虽然她拒绝了他,虽然他们从来都没有开始过。

“一笑风云过”,在天堂里的他也会祝福那个用了他的名字的人和他心爱的女人。

第N次看《我和僵尸有个约会II》,终于发现即使当最后小玲与天佑复述着上古的誓言时,依然无法完全抵消英国阴冷的寒雾中那荒凉的孤冢下埋藏的名字。况天佑在海边拿出那枚戒指时的笑容,依然让我如最初般的心痛。

况国华——千秋万世、至死不渝

或许就像况国华后来说的,阿秀在给孙子起“天佑”这个名字的时候,就好像在告诉自己什么一样,那是一份隔世送出礼物。

这个况天佑无疑是《我和僵尸有个约会》的灵魂,因为他就是那个独一无二的僵尸么!其实就像小玲后来对箭头说的,这个况天佑总是感情用事,而且对爱情拖泥带水,还总是动不动就掉眼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玲很长时间都不能哭的原因,所以他要加倍哭出来。但也就是像小玲说的,无论他这个人有多少让人觉得是缺点的地方,小玲就是爱他,我们也都爱他。

作了六十几年的僵尸,他有着太多的不足为人道的隐衷,所以他不可能像真正的天佑那么单纯快乐,尽管他一度穿过那些追得上潮流的衣服,但最终还是换了那身自己最习惯的旧夹克。

他知道自己不老不死,所以他害怕别人任何一点的付出,因为他还不起,所以他不敢去要,不敢去想,“僵尸是不能有梦想的,因为他们不死,所以梦想一定会实现”,说这句话时的天佑有着彻入骨髓的悲凉,然而,一旦对方对自己付出了,他又拚了命的想要去还,甚至为此付出任何代价。所以,无论是第一部还是第二部,他和小玲总是爱得那么遮遮掩掩,那么心有旁骛,(从这个意义上我不喜欢王珍珍,当然,珍珍性格里至真至诚的信任与纯洁,那是另一种动人心处,这里不跑题去说了)每每总要在生死边界、甚至要在珍珍死后才能多少公开一些。

天佑和小玲从来就不曾像普通的情侣那样吃吃饭、逛逛街、看看电影、说着无聊的话打发时间,或者干脆就是甜蜜的耳鬓厮磨,他们的爱情里有太多太多波折、太多太多考验、太多太多生死、太多太多责任,而偏偏他们都是那种把别人的幸福看得比自己的幸福重要得多的人,所以,当小玲变成僵尸之后,其实我是有点儿开心的,因为她至少可以不用去压抑自己的感情,如果说捉鬼还可以说是因为有钱赚,那么他们把所有的责任和痛苦都担在自己肩上又得到了什么了?且不说朋友和亲人的死,就算连钱都一分赚不到,甚至这个世界在得救之后根本就不知道他们曾付出过怎样的代价!他们凭什么就要一次一次的牺牲自己啊?!

从这个意义上说,天涯对小玲的指责很没道理,没有谁就该要必须去负责任的,没有谁就注定应该是去牺牲的!但小玲和天佑就是那样的人,就算会赔上自己的性命,他们还是依然义无反顾!这世上总有些东西是值得用任何代价去守护的,或许就算是死,只要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也会是种幸福吧!

所以,无论III的结局中两个人是否会死,我想他们都会是幸福的,因为如果银瓶真的在永恒国度等着不破的话,那么死后的小玲和天佑也一定会去到那里的,只要他们终于能在一起了,是生是死又何妨呢?!

III里面天佑出场的机会真的不多,但每一次都绝对够气势、够魄力、也够及时,当他终于抱着小玲说“听话,乖”的时候,有几个人不是潸然泪下呢?但他大声地喊着“你真的不出来了吗?好,那我下去找你!”的时候,又有谁不是热血沸腾呢?“小玲以后会和我在一起,她所有的事都由我况天佑负责。”这就是人间至纯至真的爱,其实重炼七魄,根本不需要靠什么上古的神灵,没有什么比天佑和小玲的爱更深、更真!

“不能同生,但愿同死,千秋万世,至死不渝”!

箭头——什么是爱,什么又是无奈

其实最初真的不喜欢这个人物,首先当然因为箭头宋朝的造型实在太难看了,尤其是那个帽子,丑死了!那时候就在想,怎么造型时不去参考一下况中棠的造型呢?那个多帅啊!

回到现代来,他闹出的一些笑话为比较平淡的几集多少添了一些快乐的因素,但他现代的造型依然很失败,太过休闲,完全没有天佑的酷,天佑没醒之前倒也罢了,天佑一旦出场,真是完完全全被比了下去……唉,一个人演的怎么也有这么大差别?

但看到现在,自己的感觉却突然变了,完全不知道这种变化是如何发生的,也许就在牧师问他“况天佑,你是否愿意娶马小玲为妻?”的时候;也许就在小玲动情地搂住他说“天佑,你终于回来啦!”的时候;或者也许就在复生抱着他哭的时候;甚至也许就是在小玲要他望着柱子和自己说话的时候……

还有什么比你爱的人总把你当作另一个人更叫人痛苦的呢?然而箭头就一直在过着这样的生活。或许在宋朝的时候还没什么,因为虽然小玲有时会拿他当作天佑,但那时候的他有岳家军、有岳元帅、有保家卫国,有梦想和希望的他就算不如意,也是快乐的。但在2004年他有什么?在一班SDU面前,他是况Sir;在小玲面前,他是一个似假还真的影子,他要睡天佑的屋子,做天佑的工作,甚至连身份证他都必须要使用况天佑的,唯一属于他的,或许就只有那根当日强留住他的红绳!所以说,和他相比,况国华是幸福的,因为在他冒充天佑的日子里,被冒充者已经死了,而且没有人知道他已经死了,但箭头不同,所有的人都相信况天佑还活着,尤其是小玲永远这么相信着!

或许箭头会比较喜欢复生叫他“古人大哥”,或许他会感到庆幸可以见到完颜不破,至少那可以让他明白自己究竟谁。他并不是不能从这种身份谜团中脱身,只是他一次又一次的无法自拔,因为他真的爱上了小玲。这是一个多么宿命的结果啊!就好像天佑说的“前世今生在同一个时空中爱上了同一个女人”,如果真的是情敌,那或许并不算太悲哀,真正悲哀的是,箭头连作天佑情敌的资格都没有!

小玲爱的是天佑,从头到尾没有一分钟变过,这或许才是让人无奈的地方。在天佑没有回来的那些日子里,自己曾一遍一遍祈祷“小玲,你可千万不能爱上箭头啊!你爱的是天佑啊!”然而,看到现在,却会忍不住在心里低声说“小玲,哪怕你真的有一分钟是爱箭头的也好啊!”

小玲说过“你们除了一样的感情用事之外,根本就是两个人”,箭头和天佑是完全不同的。箭头简单、直接,就像他的名字一样箭出无回!也许是长年征战的磨砺,他对事速断速决,从来不会瞻前顾后、犹疑不决,这是一个领军者所必需的,他明白什么是壮士断腕、什么是当机立断,所以横在小玲脖子上的剑,箭头可以挥得下去,天佑却绝对不会!这只是因为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并不是因为哪一个更爱小玲一些!

感谢编剧没有把箭头变成天佑的影子,箭头是一个独立的人,有自己的性格和思想,他不会因为小玲的愿望而心甘情愿的去扮演天佑的角色,他一遍一遍说的“我不是况天佑,我是箭头”,那是一种无可消解的悲哀,却也是一种不会后退的坚持!

箭头有着同样令人感动的慈悲心,因为作为一个早就应该连尸体都化作白骨的“古人”,2004年怎么样实在是不关他什么事的,但他却为一个对他来说太过遥远的未来在地狱异世受着痛苦的折磨。“如果我现在不走,那么我永远都不会走了。”这么说着的箭头,心里该是多么想留下来啊!可是他不能,因为他有责任,也因为该在婚礼上留下来的是况天佑,一个他的来生!

箭头唯一的幸福或许就在小玲那一句“箭头,别走”中,或许就在一身婚纱的小玲手上依旧缠绕的红绳里……

最后,只能把王杰的这首《心痛》送给箭头,无论最终等待他的是怎样的结局,我想他都不会后悔,因为他一定会为了守住这个地球而努力,因为这个地球上有他爱的女人,他一定会让他心爱的女人得到她的幸福的!

什么是爱什么又是无奈
无言的相对我似乎已明白
慢慢走向你的面前握紧你的手
将忍着眼泪对你说声珍重
以为我们的爱会流传在世间
以为我们的誓言会直到永远
只是昨夜梦里的你早已经不是你
我也不再是自己
以为远方的风能吹散我的痛
以为黄昏的天边有渴望的温柔
只是这颗对你的心从此没有人能懂
带着我心痛的梦飘流

究竟谁捉弄?——马小玲生命中的三个男人: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一流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