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Waiting Bar 短篇集:第一章 孩啼

时间:14-10-24 11:58 所属栏目:僵约评论 作者:WaitingBar 评论:0 点击: 7,048 次

第一章 孩啼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听到那样的声音,稚嫩、可爱却带着绝望与伤心。就像是被抛弃的孩童,带着自卑伤心与残留的希望,用自己仅有的力量去唤醒抛弃他们的人。
他们或许还有机会回去,可有的人却永远回不去了… …
1.
况天涯坐在地板上,透过落地窗,欣赏着天空的景色。
此时,天空正是一片好景。太阳只露了半张脸,周围的光芒散尽,可以清楚看见它的轮廓,可它偏偏不喜欢这样的裸露,将云染作了红杉,绕在自己周围。或许,太阳亦是一位女子吧,总是希望以最美的姿态展现自己。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还未到一个小时,整个景色便散尽了,天空的蓝更深了,残留了一丝红色,况天涯站起身,拍了拍短裙,笑着下了楼。
该,开门卖酒了。
打开门,便看见一个十七岁左右的女孩,头发染成了酒红色,卷成了大波浪,肆意搭在双肩。衣服是一件彩色的T-shirt,腰部的布料残破不堪,似是故意又似无意,牛仔裤亦是破破烂烂的,只有那一双帆布鞋特别整洁。
“你便是况天涯吧?”她望着天涯,先是有几分惊讶,随后回归到了平静,从包中拿出一张名片,示意天涯。
天涯并没有接过那张名片,因为,它于她再熟悉不过了。那是她的名片,作为一名天师的名片。
“嗯,进来吧。”天涯转过身,兀自就进了酒吧,女孩向后担心地望了望,神色有些紧张地跟了进去,手也不知该放在何处。
钢琴前面的男子缓缓坐下,带上墨镜,开始弹奏,酒吧的灯换成了柔和的粉光,叼就是的笑容带着温柔,就连匆忙而过微笑着的两名服务生也让人安心。女孩这才平静下来,与天涯相对而坐,双手握紧,放在膝盖上。
“你先讲讲最近发生的事吧。”天涯开门见山,既然来找她,必然是知道她规矩的人。

2.
女孩叫孟莎莎,家里算是富裕,可她并不快乐。
她从医院走出来的时候,天空也像这一般墨蓝,裹紧了衣服,她便熟门熟路地绕过巷子。
这条巷子叫莞茗巷,是现在众多年青人爱来的地方,因为它隐蔽,且有许多酒吧、游戏厅,再者,**亦是很少光临这里的。这样一来,这里便完完全全是放心地带。
进了网吧,孟莎莎便进了包间,点燃一支烟,微闭双眼,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烟雾从嘴中吐出,然后缠绕,消失。戴上耳机,放了一首悲伤的歌,呆呆地看着屏幕,心也抽噎着。
小腹微微有些作痛,她闷哼了一声,灭了烟,左手捂住肚子,咬咬牙,依然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
桌子旁多了一杯牛奶,隐隐可以看见热气,孟莎莎抬头,是一个面容俊秀的男生,她认识,但是不熟。
他是她以前的邻居,叫什么她已经又忘记了,那时候,她家里还不算富裕,两人也经常来往。后来,她家有钱了,搬家了,就很少见面了。加上后来接触的圈子不相同,她也便把他忘了。
“你,去医院了?”男生低头,涩涩地问。
“与你无关。”孟莎莎淡淡地说,然后握住牛奶,喝了一口。
温热的牛奶从口里一直滑到胃里,冰冷的手握紧玻璃杯,想索取一丝温暖。
两人无语,就在哪里僵持了很久。傻傻可以感受到他目光里的关怀,终于打破沉默:“iexie你的牛奶。”
“我,我陪你吧。”他说着准备坐下。
“你还是回家吧。”傻傻就牛奶杯递给他,“你要是留在这里,我就换一个地方。”
话说到这里,已经没有什么留下的理由,男孩默默结果杯子,便离开了。
“不要在糟蹋自己了。”他走到门边,还是说出了心中的话。其实,还有一句话他没有说,那便是,他会心疼她。
望着那个离开的背影,她扯出一丝笑容,多么可笑,现在关心她的,竟是一个与她自己没有什么关系的人。
她进医院,不是因为身体不适,而是为了结束一个生命。
这不是第一次了,所以她对于医院那些人的目光已经可以无视了。然而,她的父母,恐怕什么都不知道吧?呵呵,真是可笑啊。
指尖还有一丝余热,小腹似乎也没有那么痛了,可她的心,依然是孤独无助的。平日里所谓的朋友,现在都忙着做自己的事情,平日里的关心呵护,只跃在QQ聊天的对话框上。竟,找不到一个人来依偎。
她自己也不清楚,是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情,还是根本不相信他们。但,这些都不重要了,不是么?
男生站在网吧门口,站累了就蹲一会儿,蹲累了就站一会儿,时不时看看时间,犹豫着是否要进去。最后,还是觉得等待。
因为她说,如果他陪她,她宁可换一个地方。
他叫林暮,是她曾经的邻居,她搬家以后,他悄悄找过她的地址,却是徒劳。再后来,他们就失去了联系,直到一周前,在街上无意的相遇,他才又得知了她的消息。
他一眼就认出了她,上前打招呼,而她却不记得他额。她的周围都是染了发的人,包括她。他苦笑,他们的记忆,她也忘记了吧?
可是,他忘不了。所以,他有空就偷偷找她,跟在她身后,也慢慢发现,她的笑容竟是这般孤漠。
孟莎莎关了电脑,掏出打火机,点燃了女士香烟,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出网吧。天,已经完全黑了,可九点这个时间,对她而言,实在太早。
眼角瞥见网吧大门上贴着的标示,上面写着:未成年人不得入内。旁边还有一个Q版的**,一脸正气。
她突然就笑了,所谓的“未成年人不得入内”真的是警告或者提示嘛?那网吧里面坐着的人,80%都是未成年人,甚至有的人家里还是拥有电脑的,例如她。而这外面的警示,对于他们来说,更多的是一种吸引,一种叛逆的引诱。
转过头,看见垃圾桶上方的牛奶杯,心突然有些温暖。想起他的话,不禁将手里的烟灭了。

3.
从芜茗巷窜出,走在人行道上,夜晚的风微凉,整个人也清醒了许多。说实话,外面的空气即使充满了汽车尾气,也比网吧的空气好。
将双手放进衣兜,缓慢行走,周围的车疾速而行,周围的人匆匆而过。他们笑着,闹着,吵着,何其快乐,何其真实。孟莎莎觉得,她自己是一个多余的人。
走着走着,她突然觉得有几分不对劲,似乎后面有东西跟着自己,转头,却什么也没看见。人,还是不认识的人,他们都有着自己的事,树,还是在微风中沙沙作响,什么都没有,
晃了晃头,继续向前走。
路灯下,她的影子时长时短,时前时后,显得很孤寂。低着头,踢着偶尔出现的小石子,不再顾四周的吵闹。
可,她的心还是莫名的不安,直觉告诉她,后面有人跟着她。
雨,毫无预兆地散落。
春天的雨,细细绵绵,带着寒意。她仰头,伸出右手,静静地感受这冰凉的气息。
身后有一阵小跑的脚步声,大概是有人在躲雨吧?不远处的小洋房,是她的房子,没有温暖的一个处所。
外观很美的小洋房属于她的父亲,但不属于她。而她,也一点儿都不稀罕。
头顶上突然多了一把伞,她回头,还是那张素净的脸。那把伞和他的人以研发,是干净简单的。
他望着她,有些躲闪她灼灼的目光。
“你一直都跟着我?”
“嗯。对不起。”他低头。
对不起?为何要说这三个字,他也不知道。
孟莎莎不语,走出伞下。
她的直觉果真不错,真的有人跟着她,不过这个人没有恶意。可是,为什么他出现以后,她的不安丝毫没有减弱呢?
林暮追过去,将伞塞进她的手里,笑着说:“你拿着吧。”
他的笑褪去了之前的不安与羞涩,取而代之的是真诚。她不得不承认,这是她见过的最阳光的笑容。
他跑出伞下,然后回头,朝她摆摆手,说:“我叫林暮。”
林暮,林暮。孟莎莎看着在雨夜跑离的男孩在心里说:我会记住你的,林、暮。
在他背影跳上公交车的时候,她才展出一个笑容。脸上的装已经花了,可当时她的笑容却是干净清洌的。
看着远去的公交车,她握紧了伞,喃喃:“再见,林暮。”
转过身,继续向前,脚步变得轻快,连她自己也没有察觉。或许太久没有人对她如此真诚,所以那颗心才会害怕我不禁温暖而拒绝。或许早习惯虚假,突然多了一个如此真实的人,反而觉得是一种讽刺。
后面依然有一个身影跟着她,可她已全然不觉了。
小洋房。
打开们的时候,便看到这样一幕:她含着金匙出生的弟弟坐在大厅的钢琴前,她的母亲递了一杯牛奶给他,在一旁知道他的指法。
这,才像一家人呢。
她收起伞,换了鞋,扶着扶手上了楼。楼下的钢琴声断断续续,不成曲调,却没有怒骂声,她不禁想起,刚刚搬到这里时,她那弹得发疼的手和从未停止的“教育”声。
她从不知道,她的妈妈会那么温柔,哦,不!以前的时候,她也是很温柔的,那时,他们不富裕,但很幸福,
原来,金钱与幸福并不成正比啊。
她想,她的弟弟应该是幸福的,因为她的父母现在都重男轻女了,因为他出生的那一天,他们家就出现了一个很大的转机,从此扶摇直上。
呵,多么巧合。
孟莎莎放置好伞,便洗了澡,睡了。
灯,无人自灭。

声明: 本文由( WaitingBar )原创编译,转载保留本文链接: 转:Waiting Bar 短篇集:第一章 孩啼

转:Waiting Bar 短篇集:第一章 孩啼: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一流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