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女人之春夏秋冬

时间:12-01-26 04:14 所属栏目:僵约评论 作者:WaitingBar 评论:0 点击: 2,376 次

僵尸中,塑造了马家的四个女人,马灵儿、马丹娜、马叮当、马小玲,无论着墨多寡,无疑她们都是精彩的。马家的女人代代传承,有着共同的使命和敌人,在不同的生命轨迹中,演绎着各自的悲欢离合,惊心动魄。她们注定不能平凡。曾经想过如何形容这四个女子,但始终找不到合适的言语,只因她们太过精彩,而我的笔墨又太过苍白。再一遍翻看僵尸,当听到马丹娜哼着来来回回只有两句的山歌,突然心有所悟。她们是属于不同的季节的。于是便用四季做引,来浅谈我对她们的理解。

【春】 润物无声马小玲

春季是一个充满生机代表希望的季节,因此这个季节一定是马小玲的。鲜活独立、勇敢果断、口舌不饶人但嘴硬心软、重情重义侠骨柔肠,一副凶悍模样嚣张得可爱,故作坚强得让人心疼……太多的词语,都是属于小玲的,但又不能完全描述她。这才发现,原来对一个人越是熟悉喜爱,越是难以形容。她已然成为一个独立的符号,代表了属于她的种种,每一件事每一句话,都有着她独有的气息,让人会心一笑,这才是马小玲,这就是马小玲……

在马家的传人里,她的资质不是最高法力不是最强,但只有她,完成了世世代代相传的使命,只有她,可以一次次冲破命运的枷锁,完成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她永远是那么活色生鲜的存在,在她的生命里,有了太多的第一次,太多前人做不到甚至不敢想的事。她虽无叮当般叛逆,但却实现了叮当未完的梦,她终可以令马灵儿释怀,解除了束缚马家几千年的诅咒,结束了马家女人情感上的寒冬。她如春寒中的新芽般破土而出,看似细弱,却有着不可估量的生命力量。

面对诗雅看似荒诞的假设,如果你爱上一只僵尸会怎样?她说,我会不顾一切爱下去,因为我都是明知故犯。好一个明知故犯,好一个马小玲。作为天师的她,可能从未想过这个问题,甚至会觉得可笑,我是说如果,她开始仔细想这个问题,但需只一秒,就给出了答案。不顾一切。从这个答案讲出口开始,一颗不安分的种子便已然在小玲的心中发芽。她做的到,因为她有这个勇气。纵使有千般阻碍,纵使曾经连她自己都拒绝承认,但她的心已经为她做好选择。她拒绝过却从未动摇过,这是深藏骨髓的敢于冲破一切的生命能量。

都说春寒料峭,等到真正的春暖花开时,是否还有人记得,最初那股寒凉之苦?小玲的路,并不好走,尤其是她选择了最艰难的一条。她爱上了僵尸。也许也正是因此,才有了日后的绝地逢生。返回六十年前,她说她不想忘记,固执的用DV记录下发生的点滴,即使是徒劳。一切重来,再一次她仍爱上僵尸,当她不得已要洗掉全部记忆时,仍是一部DV,记录下她不甘屈服的抗争。无论历史怎样改变,一部DV见证着,她从未放弃的执着。

春回大地之时,世间生灵再一次免于炼火,也许人们不知道,他们的英雄曾做过些什么。但知道的人永远不会忘记,属于她和他的传说。

【夏】 烈火骄阳马叮当

叮当是一个炽烈的女子,无论是生还是死,是爱还是恨,就如同夏日里的骄阳,肆意挥洒着自己的火热。我一直觉得,叮当很是性感,并不是单单她的外形,而是她的个性还有气质。她是一杯回味悠长的酒,初时淡淡,愈久愈浓。

她是骄傲的,当知道将臣最爱的是女娲时,没有片刻纠缠,三个街口啊,她爽利的说,到站时毫不留恋的转身。感情并不一定要用眼泪来祭奠,在叮当身上,没有怨,对于情感,付出既是无悔的。她曾为爱放弃了家族的使命,但在心底,却从未放弃马家的信念,如果给你们选,会做哪颗星星?——马家的女人,她如是回答。在众多的衣服中,她最中意的还是马家的战衣。重新拿起驱魔棒的叮当,眼中有一种不可逼视骄傲光芒。

她是自信的,在接受朱丽叶的角色时,在和姜真祖痴恋时,在面对面对话女娲时,那句你是不是妈生的,不仅让将臣呛水,更是让故事外的我们叫绝。她总是那样一副笑容,自信而悠远。临死前她让将臣说从来没有爱过她,我认为此刻的叮当不是在逼问,而是在试图寻求一种解脱,她仍是自信的,对于将臣对她曾有过的真心。即使只有短暂的亲近,但对于心灵的触碰来说,足以知晓,所以她亦是无憾。

她是倔强的,在背叛祖训之后,面对姑姑的指责,她仍是坚定的昂着头,从不认为是错。她有自己的选择,面对命中的宿敌,她平静的放弃征讨,面对心中的爱人,她再一次披上战衣。她的倔强,源于她敢于直面自己的内心,她永远都明白,自己做的是什么。

风中叮当,淡然笑容下掩藏不住的骄阳烈火,挥散在夏日里的灼灼光芒。

【秋】 秋风瑟瑟马丹娜

其实,最初引起我对《僵尸》兴趣的正是马丹娜。正剧开始在毛道长坟前,马丹娜麻利的翻腕点香,干净利落的言辞,以及抛纸钱时的潇洒一挥,短短几个镜头便让我对此剧有了莫名的好感。于是坚定看下去,于是深深的陷下去。

年轻的马丹娜戏份很少,但却让我牢牢记住了她的英姿。不同于小玲的俏丽,叮当的妩媚,灵儿的高洁,马丹娜传达给我们的,是一种军人般的潇洒。雷厉风行,目标明确,敢闯敢拼。她一直恪守着马家的职责,战斗,一次次的战斗。总觉得编剧对她很不厚爱,没有给她一个机会拥有多余的情感,和她相关的,就只有追杀将臣降妖除魔。而她的一生,似乎也都是在心无旁骛的战斗中度过,甚至连一首完整的山歌都没有学会。唯一轻松的时刻,或许就是在联手况国华追杀将臣的前一晚,那段短短的谈话吧。她让况国华教她山歌,她说如果到死那天都消灭不了将臣起码会唱一首完整的山歌,她说我不该和你聊这么多免得你万一变做僵尸我下不了手,她说真的希望这次可以成功就可以让马家后人不必再辛苦……原来她和所有的女人一样,有着细腻的情感和柔软的思绪,她只是不说,只是心里,装了太多。

有时候会忽然觉得,比起小玲,年轻的马丹娜更让人心疼。起码小玲有个疼她的姑婆,有个知心的徒弟,有一帮生生死死的朋友,有一个刻骨铭心的爱人……而丹娜,在她的路途上却总是孤身一人,带着她的责任和信念,面对不可知的危险,面对不可测的敌人。她的心事,谁能知晓,她的喜怒哀乐,又与谁来分享。她永远坚强着,不被人看穿,只是在离世之后,才给人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马丹娜,她也爱美,也会害羞,她会缠着小玲烧化妆品,会八卦会赌气,会结识洋人男朋友……她生前错过的,实在是太多。她告诉小玲一个很管用的方法,不开心时就撒一地的红豆再一颗颗捡起……也许你要笑了,这个傻姑娘。可你有没有感受到,这撒落一地的萧瑟与孤单?

是的,马丹娜,一个像秋天一样的女人,用它独有金黄色的精彩,完成着生命最后的征程,秋风瑟瑟,却似有一抹悲凉偷偷掩藏。

【冬】 凄寒彻骨马灵儿

马灵儿有着冬季一样的纯粹、冷冽和凄寒。秦朝的马灵儿站在海边,手指点进水中,用清纯的海水为她爱的人画符,以洗除他杀戮的罪孽。此时的灵儿,是一幅美丽的画,高洁而纯粹,同样纯粹的,还有他们的爱情。

法力高强的巫女,从不肯为爱人占卜,她怕算到噩运。宁可不知,宁可只守住眼前的温馨。她的心原本如雪水一样柔软而单纯。然而该发生的总会发生,纵使千算万算,算不透悲叹的结局。当剑锋刺入心窝的前一瞬,她还在喊着中堂快走。余音尚在,猝然而断。她怎能相信眼前的景象,冷剑如冰贯透全身,她的心也随之沉在了冰冷的雪山,带着不解的怨恨,冻彻千年。于是千年后的灵儿,眼中有的,只是凄寒彻骨的冷冽。

她冷笑的看着转世变成僵尸的况中堂,心中是恨是痛还是苦涩?恐怕连她自己都无法说清。她不由分说的发起攻击,是怕再一个迟疑,便再也无法落手了吗?况中堂你今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听况天佑讲着他和马小玲的关系,看天佑面对咪咪的质问,一句简单而坚定的“是”,她心中的冰雪也在慢慢融化。面对她追问的徐福说你不信况中堂了吗,听懂她心语的咪咪说你真的很可怜。她欺骗自己却始终骗不过自己的心。其实她只是不解,不解共有生死誓言的爱人,因何会对自己刀剑相向。

梦碎千年。千年后的自己留下的那段录像,是冬末吹起的第一缕春风,终于带马灵儿走出了冬季。一席话,悟了千年,终使冰雪消融,重生于属于马小玲的春天。

声明: 本文参考自 http://tieba.baidu.com/p/805894577 ,由( WaitingBar ) 整编。

本文链接: 马家女人之春夏秋冬 .

马家女人之春夏秋冬: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一流读者